返回

夜的命名术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363、姓秦的荒野猎人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

如遇章节错乱、内容错误、更新迟缓、加载错误,请下载APP阅读。点击网址:m.biquduu.com<< === >>ios请点击此处

  /

  团子坐在车里认真思考着:“我能不能再问你一个问题?”

  庆尘搓着冰冷的双手,一边往手里哈气一边说道:“好啊,你们愿意载我一程,这跟救我一命一样,想问什么都可以。”

  团子想了想说道:“联邦每年受到西南季风、东南季风影响的时间,分别是什么时候?”

  庆尘一副愕然的样子:“联邦只受东南季风影响啊,没有西南季风。”

  这道题很明显是团子专门为甄别时间行者所选,表世界中国夏季受两种季风影响,一个是西南季风,一个是东南季风,然而里世界幅员辽阔,且西南雪山群海拔比表世界更高更壮阔,已经将西南季风全部阻挡了。

  如果是表世界的好学生,来里世界后谁会闲着没事专门去看季风这种东西,如果下意识回答的话,那就会暴露一些信息。

  但偏偏,庆尘就是那个闲着没事看过教材的人。

  倒也不是闲,毕竟他还有一个李氏学堂老师的身份,虽然是体育老师。

  团子见庆尘回答的如此精确,便立刻笑道:“看来是我记错了。。”

  不过她也不担心,既然庆尘不是时间行者,那也不会知道她为什么这样问,只可能觉得是口误了。

  “看你提的这些数学问题都不简单啊,你当初是因为什么落榜的?”庆尘无辜且单纯的问道。

  “啊?”团子愣了一下:“我……我当时发烧了,所以考试发挥的不好。”

  里世界的高考机会只有一次,考不上就去打工或者学习技术,根本没有复读这一说。

  其实一开始是有的,只不过很多学生知道,只有高考才能帮助他们跨越阶层,所以有人复读六七年就不去工作。

  这种事情一点都不符合财团的价值观,他们需要的是工人,不是努力改变命运的人,所以三十多年前的议会法案就通过了禁止复读的事情。

  庆尘看向他们:“大家都是落榜生吗?不知道我能不能考上青禾大学,不过听说进了青禾大学也未必能出人头地。”

  孙楚辞在后视镜里看了庆尘一眼:“总归要比当工人好一些的,不用像我们一样来荒野辛辛苦苦讨生活,当个白领衣食无忧,考了法律系以后说不定还能出来当议员。”

  此时,团子、孙楚辞他们已经确定面前的‘庆小土’是个里世界原住民考生了,于是放心了许多。

  毕竟一个学生能有什么威胁呢。

  团子感慨道:“你朋友估计以为你会在这个季节死在荒野上吧,这种时候如果不是遇到我们,你必死无疑了,这种事属于谋杀。你到了10号城市第一时间报警,PCE治安管理委员会对这种事情还是会管的,考生身份要特殊一些。”

  所谓考生身份特殊,是因为不确定他们未来会不会有前途,很多青禾大学的学生成为了白领,也有一些学习法律的成为了议员,做着财团的代言人。

  虽然是傀儡,但也是社会地位很高的傀儡,所以PCE治安管理委员会面对考生报案,一般还是会重视一点的。

  起码不像在下三区那样晚一个小时才来处理案发现场。

  庆尘认真扮演着自己的角色:“嗯,我肯定要去PCE报案的,等我拿回了自己的钱财,到时候就感谢你们载我这一程。”

  事实上,他不是被人突然抛下的,而是在离开002号禁忌之地后就与李恪、胡小牛分道扬镳。

  他把越野车给那两位回18号城市,而他则孤身一人前往10号城市报道。

  临别时,李恪与胡小牛都想跟着他一起去10号城市,但庆尘全都拒绝了。

  一个庆氏密谍司的密谍,带着李氏大房的继承人之一四处瞎溜达,画面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。

  原本庆尘是闲着没事打算徒步走去,刚巧路上遇见了这支荒野猎人队伍,那就试着搭个车吧。

  说实话,这车队里七人是时间行者,这确实有些出乎他意料了。

  想来自己在密谍司报道后少不了也要与郑城的时间行者们打交道,现在刚好是个了解的契机。

  郑城常住人口规模比洛城多很多,按理说应该会涌现非常多的时间行者组织才对,但也不知道为什么,相对整个国内来说,时间行者都非常低调。

  庆尘好奇:“我以前没有去过10号城市,那里真像外界说的一样,社会名流齐聚,到处都能见到明星和政客吗?”

  孙楚辞平静回应道:“那是10号城市光鲜亮丽的一面,在我看来10号城市反而是联邦最混乱的城市之一。名利场的混乱与奢靡,在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,人权与乱七八糟的权力诉求也在这里彰显。”

  庆尘这次穿越前,在表世界网络上搜索过一些关于10号城市的相关信息,他发现那是个非常奇怪的城市。

  在联邦里,每个城市都是相对独立自主的,有自己的市议会,有自己的相关法律法规。

  10城市是一座被舆论绑架法律议案的城市。

  在10号城市,猫和狗都是有身份证的,法律规定不可以随意抛弃猫狗。

  在10号城市,所有售卖手机的拍照声都是无法关闭的,公共场合禁止任何偷拍行为。

  类似这样的法律法规很多,也很好,但偏偏劳动法依然允许仆役的存在。

  感觉财团就像是舍小保大似的,在那些可以让步的地方全都做了让步,哄着10号城市的居民开开心心的。

  人类真正的、根本的利益一直没有得到保障。

  这都是议会和议员们干的事情。

  所以李长青所说的搞定了1号城市,不是说血洗了那里,而是对1号城市的议会议员进行了一轮洗牌,确保李氏在那里会一直获得议会的‘多数票’,李氏支持的共和党在1号城市议会里占据多数席位。

  民主已经成了空壳,但依旧光鲜亮丽。

  这时,庆尘忽然觉得有些不对,他看向孙楚辞:“你现在不是往正北方行驶啊。”

  10号城市在他们的正北方,而这支荒野猎人的队伍正在偏离路线。

  孙楚辞看了一眼后视镜:“我们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所以要先拐其他地方一趟,等会请你待在车上,不要问我们、管我们在干嘛。你放心,只要你不听不问不管,我们肯定能把你安全的带到10号城市去。”

  “好,”庆尘笑眯眯的答应道。

  一般荒野猎人的车队是不会在夜晚赶路的,而现在才刚刚破晓,说明孙楚辞等人可能与谁约好了时间,要在指定时间抵达某个地方。

  四个小时之后,庆尘远远便看见一处树林边上,正有两辆皮卡车停靠着,有七名身上破破烂烂的荒野人正靠着皮卡抽烟。

  庆尘觉得有些不对劲,他看了一眼孙楚辞,对方即将发生的一切浑然不知,最终还是好心提醒一声:“车子不要开的离树林太近。”

  孙楚辞愣了一下,他意外的看了一眼后排的少年。

  庆尘继续说道:“那几个荒野人虽然在抽烟,但都是左手拿烟的,这是为了空出自己最灵活的右手,可以随时拿枪械攻击。”

  按照一般人的习惯,左右手拿烟都是正常的,没有说哪个方便或者不方便,但是,所有荒野人都是左手拿烟就不正常了。

  孙楚辞说道:“同学,他们对我们有防备很正常,我们对他们也有防备。”

  庆尘摇摇头。

  待到彼此接近400米的刹那间,他将听小骨利用到极致,远远便听见荒野人正小声说道:“来了。”

  “让兄弟们先在树林里藏好,看我暗示再动手,我得先问他们几个问题。”

  庆尘看向孙楚辞说道:“他们车子背靠着树林边缘停,树林里说不定还有人埋伏着,听我一句劝告,你停的离他们远点没什么的,在这荒野上多一份小心总归没错。”

  孙楚辞听到这话,下意识的便放慢了速度。

  他不傻,也不是个一意孤行的人,不然之前就不会听大家建议载庆尘上车。

  所以,他现在也觉得庆尘说的有道理,缓缓点了几下刹车,并在车载对讲机里低声说道:“可能有情况,大家一切小心,等会我让他们把鹰隼拿过来交易药品,我们取了鹰隼就走。”

  “鹰隼?”庆尘好奇道。

  孙楚辞看了他一眼:“同学,别问了,我们不想说。”

  庆尘点点头:“明白!”

  一旁的团子好奇打量着庆尘,这位年纪轻轻的同学,此时的状态跟刚才截然不同,一点都不像是一个荒野上落难的人。

  而且,不管刚刚庆尘判断的是否正确,这都应该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,怎么会平白无故被自己的队友给坑了呢?

  团子正思考着,却见庆尘转头对自己咧嘴笑了笑,不知道为什么,团子只觉得那笑容很干净,没有什么杂质。

  庆尘看着窗外,计算着大概的距离说道:“行了,就停在这里吧,让他们拿货物过来。”

  孙楚辞诧异的看了庆尘一眼,也不知道庆尘的语气太笃定,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,他不由自主便踩下了刹车。

  苏楚辞下车对荒野人喊道:“好久不见啊。”

  那几名荒野人相视一眼似乎没想到孙楚辞会把车停的这么远,有点意外。

  不过他们只犹豫了两秒,便朝这里走了过来。

  一名荒野人热情笑道:“朋友,我们上次要的东西带来了吗?”

  孙楚辞拍拍车斗:“带来了,都在这里了。”

  另一名荒野人走近后若无其事的问道:“对了,18号城市那边如今有一支姓秦的荒野猎人,你们跟他们熟悉吗?”

  庆尘忽然意识到,荒野人打算问的关键问题,就是这个。

  等等。

  18号城市姓秦的荒野猎人,那不是小以以的家人吗?!这些荒野人问这个做什么!

笔趣读唯一地址:m.biquduu.com(已经更换域名:biquduu.com,谢谢大家的支持)

若无法完整阅读,请下载APP或关闭畅读模式。安卓点击网址:m.biquduu.com<< === >>ios请点击此处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